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社会 >

“社会达尔文主义”究竟是什么意思?
              来源: 未知   2020-04-01


      最近由于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而英国方面抗疫不力,更有个别人士提出“群体免疫”理论,引发了巨大争议。不过,目前英国政府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个想法的不靠谱,可能也由于受到的压力,已经把重点转向了压制疫情,同时提出,群体免疫绝不是目标或政策。

      为什么“群体免疫”理论会受到批评?英国政府没有弄明白、说清楚的问题是:病毒是否有变异的可能?免疫的效果能持续多久?体弱的老年人,如何保护他们的健康?另外,轻症患者在家隔离,也总有人要照顾,这样也增加了家庭传播的可能性,这个问题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在没有答案的前提下,贸然提出“群体免疫”说,正如一些评论所言,这是“拿国民的命去做轮盘赌”。

      或许,这是在没有抗疫能力和办法时的无奈之举,但拿人命冒险是非常令人不齿的行为。有些网民给英国政府冠上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称号。

      首先必须明确一件事:“社会达尔文主义”,不是达尔文提出来的。它只是把达尔文自然选择理论的一部分理论提取出来,应用于人类社会而已。

      达尔文说,生物不停地在繁殖,后代会继承父母的一些特征,但每个个体之间都会有所不同。由于自然界的资源是有限的,那么,自然界会通过各种方式,筛掉一些对自然适应力不佳的个体。适应了自然的个体,就能够生存下来。

      这种情况不仅仅适用于大多数我们认知当中的动物,甚至细菌当中也有这种情况。比如,人类会用抗生素去对付细菌。大量的细菌会被抗生素杀死,但也会有少部分存活下来。那么,当这些存活的细菌继续繁殖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些对抗生素有抗性的细菌。这也是自然选择的一个体现。

      我们常听一句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达尔文《物种起源》一书中的思想。斯宾塞读了这本书之后,又总结出了一个短语:优胜劣汰。所以,他主张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他认为,为了生存而奋斗,会激发个体的自我完善,而自我完善可以通过遗传来继承。斯宾塞对达尔文也是很尊重的。他从不去教堂,但达尔文逝世的时候,斯宾塞专门破例去教堂参加了他的葬礼。

      需要注意的是,斯宾塞生前没有说过“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个词。他去世之后,人们才把他的思想总结为“社会达尔文主义”,并通过很多人的重新解读,变得越来越具有争议。其中一些人也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理论基础,提出自己的一些思想。

      达尔文的表弟高尔顿,也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的信徒。他提出,人类的才能、品质,是可以通过遗传来延续的,所以社会最好不要让那些“不合适”的人过度繁殖。什么是“不合适”的人呢?比如疯人院里的人,福利院里的人。这些人如果增长超过了“优等人”,社会就会变成一个劣等社会。高尔顿的这个思想,后来也成了优生学的理论基础。

      社会达尔文主义也成为了许多人的理论武器。他们用这个理论,为社会不平等、种族歧视、帝国主义来辩护。

      比如,德国哲学家尼采写过一本书,叫《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本书的名字有点拗口,其实“查拉图斯特拉”,指的就是琐罗亚斯德教(就是我们俗称的“拜火教”)的开创者琐罗亚斯德。在这本书里,尼采假借查拉图斯特拉之口,表达了自己的一些哲学思想。其中有一个中心思想,就是“超人说”。

      尼采提出的“超人”这个概念,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认知的那位美式超级英雄。尼采所说的“超人”,指的是一种理想形态下的人类,他和现存的所有人类都不一样。“超人”不受人类定义的社会道德的约束,因为“超人”会自己去定义社会道德。

      为什么“超人”不遵守大多数人类定义的社会道德呢?尼采认为,现有的社会道德,是为弱者服务的。弱者占大多数,他们没法和强者竞争,所以定下社会道德,来约束强者。但是,弱者是应该灭亡的,不需要用道德来服务他们。等弱者灭亡,社会就会变成“超人社会”。

      尼采的这种思想后来被纳粹德国利用。希特勒受尼采影响,提出德国人是高贵的雅利安人,而犹太人等民族都是低等民族,所以展开了对犹太人的种族,以及对欧洲各国的侵略,用尼采的理论为自己的行为增加所谓的合法性。

      实际上,尼采并没有这个意思,他生前是不支持反犹太主义的,也反对德意志民族主义。他的“超人说”,也没有把超人定义为者。尼采认为,超人是肯承认自己的错误的,在不断修正提高自己的道路上让自己变得更好,“超人社会”当中,人人通过竞争,可以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而希特勒重新理解和解释了尼采的哲学思想,用来为法西斯主义服务。从上面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社会达尔文主义会被一些别有用心者利用,给人类的社会带来深重灾难。

      另一个支持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是英国经济学家马尔萨斯。他所著《人口学原理》中的思想,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一种典型体现。

      人类的数量如果要增长,是受到客观生存条件的限制的。如果生存条件变好了,人就会越来越多。但人一多,人口压力就大了。这样一来,人就会想方设法地提高生产力,满足增长的人口需求。

      可是这样一来,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生产力提高了,人就会变得更多。因此,生产力不得不再次提高(这就好比你赚钱赚得越多,花钱也就越多,不可能只是工资涨,而消费不涨)。但是从长远上看,生产增长是跟不上人口的增长的。为什么呢?因为两者的增长方式不同。

      人口的增长,是一种“几何级增长”。也就是说,一个人生3个孩子,这3个孩子每个人再生3个孩子,人口的增长就会像金字塔形态一样成倍增加。而生产力的提高,不可能做到这样的水平。如果没有大的灾难,老一辈的人还在,新一代越来越多,大家的人均资源迟早会不够用。所以,马尔萨斯觉得,人口的增长是需要控制的。

      而且,马尔萨斯有一个非常具有争议的论点:他觉得,拖慢社会进步的,是那些底层阶级。所以,他说的控制人口,主要意思是控制底层阶级和穷人的增长。这种有违人道的论述也引发了诸多批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慢慢发现,马尔萨斯的很设想其实是不准确的。他没有想到技术的进步这么快,也没有想到许多人会自发的不想生孩子。所以,也有人批评马尔萨斯为“失败的诅咒先知”。

      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理论在现代社会早已不流行。他们理论中最大的漏洞在于:如何区分“优等”“劣等”“强者”“弱者”之间的区别?优劣之间、强弱之间、贫富之间都是可以转化的。把人进行人为分类,是否有具体量化的标准?

      其次,即使真如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所说,所谓的“弱者”全部被消灭,社会又该如何分工?在剩下的所谓“强者”中,也必然会产生优劣和高下,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是生物的特性决定的。这样一来,社会达尔文主义就会形成一个死循环,如果要继续消除所谓的“弱者”,那么人类将不可避免走向一条灭亡的道路。

      当然,英国提出的“群体免疫”概念,不应当与“社会达尔文主义”混为一谈,因为他们的理论虽然错误,但其基础是要通过群体免疫的方式达到最终保护人命的目的,其目的并不是要主动消灭一部分人。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了,最终造成的结果可能就是真的会先消灭掉一部分人。这也是他们受到普遍批评的原因。

      人和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人有人性。在动物界,弱肉强食,许多群体会抛弃老弱病残,因为它们对这个动物群体没有了利用价值。但人类作为高等生物,保护每个个体的生存权利是最基本的,这是人类伦理的基础,也是维系人类社会稳定性的基础。

      罗翔老师有一句话特别好:文明就是要给最弱者以生存的权利如果一味的用弱肉强食来解释,我们就只能活在黑暗森林里了

      文章说的很有道理,绝对弱者被淘汰后,还有相对弱者,强弱永存,淘汰的不是种群,而是个体,但我们要保护每个个体的权利

      一个良性的社会应该是包容弱者的存在的吧,毕竟人不是自愿被生下来的,有强者自然有弱者,社会达尔文主义更像是一个的学说

      整个中国自清朝末年开始,大规模引进西方学说和技术的理论依据,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天演论》对当时中国人的思想震撼,绝不是教科书上说的那么简单。许多名人的回忆录中都写到了自己看到《天演论》时候的震撼。要知道,很多人的心里,国家强盛和人民生活,是比不上那些传统的。比如现在的很多宗教国家。我们同样有极强的传统桎梏,但社会达尔文主义改变了这一切。

      作者对尼采的理解有失偏颇。所谓“ubermensch”并不建立在社会地位和生理条件之上,而是因为“强者”的创造力,主观能动性,和格局。尼采本人是反建制的,同样的他也反对体系化的思想(黑格尔)。这也是为什么他和瓦格纳断交(当然也有瓦格纳反犹的原因)。而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是在为当时资本主义的剥削与恶性做辩护。

      社达孕育和诞生于18~19世纪的欧洲,那时的欧洲充满了自大和疯狂,正是民族主义最高峰的时代。后来欧洲民族主义渐渐降温,社会达尔文主义在欧洲的热度也就随之褪去。一批新兴的民族国家接过了欧洲社达的旗帜,旗手振臂一呼,从者云集,好不热闹。

      但是无论如何,人性是保持这些论点的前提,在这个世界,只有保持人性本性,才能保持住这些论点有用的地方

      这里边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怎么区别强者跟弱者,我记得高中生物讲达尔文主义的时候举过一个例子(5-6年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说是一群蛾子的体色,之前这是一群灰蛾子,因为周围环境是灰色的,这样的蛾子容易生存,但是很多年之后呢,这群蛾子基本上全变成了黑蛾子,因为环境的污染导致周围几乎都是黑色的。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优胜劣汰的标准是一直在变的,不是说现在的社会表现出来的强者(假设说有钱有权的),换一个环境他就可以适应。而现在所谓的弱者,可能只是他身上的一些优势在当今社会没有合适的用武之地。李白说的好,天生我材必有用嘛!